為了他,值得嗎?

「在幫助他們的時候,你會問自己值不值得」如覺法師曾對我說過這句話。

初見面沒幾次,師父點中了我做這份工作最常做的專業評估。

在工作中,我必須常常問自己,如果我為個案申請了這個證明文件、繳了這筆錢,對他是否能有幫助?這個幫助的影響可以到什麼程度?要花多少心力?值不值得?

有一次,師父提起某位在精舍戒酒的學員因為一直教不動所以師父請他離開,學員因為酒駕再次入獄,寫信來請師父寄錢給他花用。我問師父:「您會寄錢給他嗎?」師父沒有猶豫地回答:「我會。」我問為什麼,師回:「還是要讓他感覺到社會依然有一點溫暖。」我沒有再追問如果學員出獄後想回精舍住師父是否會收留他,因為我已經知道答案。

我可以明白為何許多社福機構不願意做戒毒或更生人的工作,因為就算你今天救了一百個、一千個人,但如果有一兩個個案出問題,從此之後人們對你的印象就是那一兩個沒教好的,而不是其他99%已經改過向善的,而這將影響到機構的名譽、主事者的名譽,甚至日後的募款、義賣、營運等等。

一位學員,眼看著他從沒有感覺、什麼都不在乎、一心只想去坐牢,到現在可以笑著幫忙義賣、想要好好把判決的社會勞役服完,但他還沒完全好,還是會對家人鬧脾氣,甚至酒駕撞車搞到要你幫他出面賠錢、賠不是…。但他願意繼續改,繼續相信你、跟隨你,可是過往所做惡業依然要付出代價,債務的催告已經到了臨界點,服勞役現場的人際開始出現問題,你幫?不幫?還是要繼續為他加油打氣但要求他完全獨自承受?如果要出面處理,可能要動用許多檯面上、檯面下的人脈,要找錢幫他還債來換取他能夠安心繼續留下來學習的時間,我幫不幫?幫到什麼程度?值不值得?如果無法確定這次能把他教好、帶好,我還做不做?

夥伴聽到我的內心話,他說:「這與對方無關,是你自己的狀態問題。」我突然警醒,是阿,哪能什麼都控制得好好的。「破釜沉舟」是我曾經告訴吸毒者家屬的話,如今也要再次告訴我自己,相信老天的安排,放下不安和計算得失,盡力去做,不需要期望回報,也不可能去控制結果,自然就沒有值不值得這個問題了。

#感謝好夥伴~

輔導小記事20200314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