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園反毒列車——中山國中場

文/副理事長陳美娟

以前在「道上」,現在「講台上」

小瞳出獄後,順利的回歸社會生活,她認真的找工作、照顧雙親,希望圓滿家庭關係,一切都很上軌道。

記得,有一次問她「怎麼這麼肯定自己不會再吸毒?」,她止不住淚水說:「我欠媽媽的已經夠多了,我無法想像在監獄裡面,無法送終家老的遺憾。」以混黑道價值觀向度定論–小瞳也曾經風光過,開名車、戴名錶、身穿名牌、在道上有一席之地、什麼都用最好的,也就是但是看她這幾天穿著簡單樸素,我不禁好奇問賺的錢後來怎麼了。她自嘲地說:「不義之財根本留不住,賺的都是刑期!

​有趣的是,小瞳回家後興奮的跟家人說自己將要到學校演講時,家人們興致勃勃的討論講稿,對於她的轉變與突破感到特別、不可思議。

2/11-1

始於好奇,終於懺悔,再回首已經是百年身

小瞳的個性非常豪爽、講義氣,從小愛玩、認識很多朋友,在道上頗有人脈,「圈中」的位置不低,當然「事業」也不小,但她也講原則與底限,生活再怎麼荒唐,也絕不讓自己悲慘落魄無格。不同於一般女孩吸毒的歷程,她並非為情所困,反而是因為好奇交友不慎被金錢誘惑,才從吸食轉而販賣。

​雖然回到社會仍有隔閡感,但她很自豪自己學習速度快,甚至最近開始學電腦與文書處理,儘管工作辛苦,賺的錢跟以前相較簡直少的沒話說,但他仍腳踏實地、用行動努力證明給母親看——他真的不一樣了。

真的,老師,年輕的時候覺得關一次沒差,反正出去再說,但是再回首已經是百年身,我真的沒想到自己最光華的人生,就在監獄跟通緝裡度過。

我想要做好事,用自己的故事救更多年輕人

我告訴她這幾場演講的背後精神後,小瞳非常認同的說:「以前真的壞事做太多了,我想要做一些好事。」,她快速地化解初拿講稿的尷尬,專心記住每一個想要說給青年學子的告誡。

初次看到台下八、九百人時,小瞳有點驚訝,但很快就整理心情,四平八穩的把練習過十幾遍的講稿再重述一次,大姐頭呼風喚雨的威嚴與力道,轉變到台上,就是一個充滿生命力而流暢的分享。

​看著她的側身,我想到2004年金曲獎新人宋岳庭母親,代替兒子上台領獎的一句話:我夢到兒子現在是天上的音樂天使,如果他的音樂多感動一個人,他的翅膀就多一根羽毛。我相信小瞳也是一樣,只要她的故事感動一個人、警醒一個人,她的靈魂就會再多些光亮,成為傳送光與希望的天使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Scroll to Top